对话虚拟生活

11 May 2018 09:57
标签 小火花 日记 设计 随笔

返回文章列表

月今天加班,回到家已经十二点了。

相隔千里,我们在剑三里认识,到相知相敬。搬家的原因没有立即装宽带,每晚只能用手机与她对话。当她进入游戏,我就不便于打扰,今天特别想和她说话,却得不到她的回答。

那么,游戏是否可以内置移动信息接口,即通过移动设备与游戏内的好友进行交流,又或者把飞信的宣传语做这样的修改:移动改变虚拟生活。

月回消息说,这其实这就是一个信息机,简单的说就是QQ和飞信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不是移动做不到而是游戏承受不了这笔费用,而且游戏群体虚拟人物随便建设,信息维护太大,成本费用很难控制的。

诚然,游戏有内置的聊天系统,外面还有多功能的语音视频聊天软件,两者有着互补的关系。不过从腾讯的游戏人生的上线,可以看出未来将有可能直接通过QQ与腾讯系列游戏中的虚拟角色进行对话的可能性。在QQ设置界面登陆虚拟角色,将其拉入聊天窗口,直接对话等。

关于虚拟人物创建过剩导致信息维护太大的问题,我认为未来有一款游戏适合来做这样的尝试,《九阴真经》的身份证唯一帐号存在这样设计的可能性。

月认为还要看这个游戏的吸引力如何,不过我可是深深的被这个游戏吸引,推波助澜,好的国产不仅需要好的营销,也要模式的创新,包括选择什么样的公司的合作模式,那些做技术的人可能考虑了所有的可能性,但是应用商和公众总是等到问题出现了才去考虑可能性,我们很少主动的改变生活,虚拟生活更是跟从游戏更新的脚步,因此可能性应用的产生与推广,无端的浪费了一笔费用。

我期待与月的虚拟生活不只是单纯的为了装备与杀人而缺少变化。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她头痛犯了,我们就此结束了对话,黑夜中我又在思考另一个问题。

上天恩赐,让我找到了她,喜欢她决定爱她一辈子并不是因为看见过她真实的脸庞,也不是听过几次她的声音,更不是为了分享一些装备和一个共同生活的虚拟世界而走在了一起。

我的朋友天山说过:加法和减法的游戏。这个时代的确被数字化了,你的体重就剩下是多少公斤了,谁会真正关心你的真性情?所以要警觉这个游戏,自己是不是也在用数字衡量自己和他人?如果是这样,不可能有真正的快乐,在你离开这个世界前,你不会明白生命的意义。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观念的世界,所以我不会用言论评价月是怎样一个人,她与世事的交流中做怎样的改变,我勿需阻止。因为游戏并不会体现月全部的人生与性格。当我告诉她,剑三里我只收一个入门弟子,并且在严格的观察与考验后才加为徒弟,这种偏执她很生气。

那时,我只考虑一个问题:游戏里的虚拟师徒系统、结婚系统是否也应体现出理性的思考。武功可以在门派里学到,而带徒做任务、传功,也会体现的亲疏与不公平,一定程度上说明收徒时的不稳重与功利心理。游戏是一个开放的社会,许许多多的人参与进来,本身就存在不公平,我就想用现实生活中的公平理念弥补设计上的不足,在虚拟生活中实现虚拟与现实的平衡。

攻壳剧场版无罪一句话大意是说小女孩拿玩具娃娃进行原始的育婴训练,这是两个人的虚拟世界。游戏不是逃离现实的时空机,相反,整个设计与体验在改进中的真实代入感逐渐造就了另一种现实,在和朋友讨论游戏收费模式时突然跳出一个问题,中国这些游戏商是否会因为自己是商人或利益屠宰者而给玩家戴上葛朗台和残暴的帽子,剑三取消了恶意屠杀,只具有象征意义,真正开屠杀的并不多,为了威望恶意杀人的却很多,威望只是一些数据,而被杀却影响了人的态度。

我加入恶人因为喜欢那里的音乐,与人无争的态度,月加入恶人却是一次不经意的被杀,我没有保护好她,让她有了如此强烈的改变,很多人离开剑三的原因也在于此,等到足够强大能够保护彼此的时候,便带她去浩气游玩,不是为了杀人与炫耀,只是想看看曾经错过的江南美景。

评论: 0

新回复
登入为 Wikidot 用户
(将不会发布)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3.0 License